MENU

九月杂谈

• September 30, 2019 • 日常

  说来也快,九月份就这样过去了,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准备坐动车回汕。九月除了处理一些开学事物几乎就没干什么事,也算是符合我一直以来懒惰的性格。

  或许是受到上个学期留任学生会失败的影响,这个学期我好像突然想通了,为人处事变得圆滑地多,给学长学姐导员老师拍起马屁来脸不红耳不赤的。以前总觉得谁谁谁拍马屁那么明显,他不尴尬吗?后来才发现其实每个人都喜欢听到好听的话,几句违心的夸奖就能让自己达到想要的目的,这种买卖实在是太值了。只是要能把握好场合,即能把马屁拍了又不掉自己面子,此为最好。

  不过拍马屁也是要有门道的,简要的说就是投其所好。学长学姐无需多言了,其实也就大你一两岁罢了,没事多夸夸长得帅长得好看啥的,喜欢健身就夸他练的好,喜欢唱歌就夸他唱的好听,往往都八九不离十。关键是如何拍导员或是老师的马屁呢,经过我一个月的观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有孩子孙子的是最简单的,可爱啦机灵啦你想到的都可以夸。倘若是没有孩子就要从本人入手了,若是任课老师则可说性格幽默风趣,讲课清晰明了;若是导员领导,就要多去亲近了解对方的喜好,以点破面。最初的破冰往往是最难的,可以选择提一些小小的、轻而易举的请求给对方,若是对方帮助了你,你就有了机会去“感谢他”,后来的事情自然不用我说。

  iPhone 11发布了,确实很喜欢。我应该算是从安卓迷逐步变成到现在的苹果脑残粉?不过我确实觉得APPLE做的事情确实很符合我的胃口:任何事情都不用做到最前面,但一旦做了就会做到最好。三摄是苹果第一次做,但却是我第一次感到“走对了路子”的厂商。别的厂商都喜欢吹嘘自己有多少个摄像头,而苹果却致力把三个摄像头变成一个摄像头的体验,我在天环广场的APPLE STORE体验了iPhone 11 Pro,三个摄像头在变焦的时候几乎没有卡顿。我敢说这是最好的三摄手机。

  很多人喜欢拿华为和苹果做比较,但我感觉两者如果无论是消费者数码领域还是公式文化都根本就不能比,两者并不站在同一个等级。我看苹果发布会有一个很重要的感触就是苹果会在发布会上说一些关于环境责任、隐私责任的事物,且往往都能收获现场的掌声。且在各个城市的APPLE STORE里,每天都有Today at Apple的教学活动,由专业的软件给现场预约了课程的消费者提供包括且不局限于摄影、编曲、绘画等方面的技巧和技能。Apple 的一切细节都符合一个我心目中的“大厂”形象,反观华为种种,实在觉得两者不是一个级别的公司。前段时间我去天河城的华为旗舰店想试试荣耀智慧屏能不能给我增智慧,把玩了一会发现和安卓并没有任何区别,我就问了一下你们这个跟安卓有什么区别吗,相比起来有什么优点,店内的工作人员冷冷的回复了我一句“没有”。或许是习惯了小米之家和APPLE STORE,我竟然因为这一句话愣了一下。这可是让无数花粉沸腾的鸿蒙OS啊,被他一句没有就给打发了。这样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个例,都会非常影响他人对该品牌的印象,更何况我问的问题是该品牌宣传了许久的所谓“重磅内容”,销售人员却如此草草了事。

  刚开学自然要评上学期的奖学金,我侥幸拿了一等奖学金。专业内21个名额,我刚好排21名还与三位同学并列,好在我加权平均分高些,最终一等给了我。这中间还发生了小插曲,老师告诉我说跟我并列的一位同学参与比赛得奖比较多(一个大创省奖和一个港珠澳演讲比赛优秀奖),所以一等奖学金要评给那位同学。因为我还是挺想要奖学金的,我就去办公室想找我比较亲近的辅导员老师帮帮忙,碰巧那两位老师都不在只剩下另外一位。那位老师语气非常强硬地拒绝了我,说是省的比赛含金量更高一些云云。那位老师跟我说完差不多三天吧,本班的辅导员告诉我因为经过与另一位辅导员老师复议之后由于我加权分高决定把一等奖学金给我了。

  说到比赛,大学生参加比赛确实是一种很好的补足自己能力不足的方式。有时候看到一些名牌大学的同学硕士和普通大学的同学念的同一所学校,往往就是因为学历背景差些的同学本科参加了很多比赛给自己贴金。不过其实大部分大学生比赛是努力的证明,不是能力的证明。我自己也参加数学建模比赛,但我不会说我比那些顶尖高校的普通同学建模更厉害,我觉得我只是比他们学的更多,倘若他们也花时间学,大概率会超过我。这种“努力型”比赛还有很多:大学生创新创业、挑战杯学术竞赛等。真正能证明自己能力的比赛都是一些硬学术类的比赛,例如:大学生数学竞赛、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等。而在这些比赛中,获奖者就很难看到普通高校同学的影子了,因为这是真真正正吃天赋吃智商的比赛,在普通学校中天赋异禀者就少得多了。

  我很久没有写过大段的文字了,在写这篇东西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文字使用技能的退化。我以前自诩小文豪,初中的时候还曾经研究了整整几十本《读者》里面的鸡汤文写法,想着编一个非常厉害的笔名然后投稿寄过去——这个想法最终因为我作业没交被请家长而匆匆夭折。

  读书确实是对写作有帮助的,哪怕是网文(我说的是比较有名的网文)都能对你的遣词造句有着非常有益的影响。我以前总是经常在某些杂志或事新闻上面看到中国人平均每年看多少多少本书之类的事,当时觉得这也太奇怪了,为什么会抽不出时间读书呢?现在发现不是因为没时间,而是因为长大之后可以玩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无时无刻在吸引你的注意力。尤其是这几年强调的概念都是“通勤”“碎片化””短视频“,每个人都希望在短暂的时间里塞入更多的信息——信息就是钱啊!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信息的传达确实是到位了,但是人们阅读的语句更短更不完整的。以前别人告诉你学区房会涨价,讲的是孟母三迁再引出需求量多的论点;现在别人告诉你学区房会涨价,讲的是某某某前几年花几十万买房现在身家上亿。过去人都是委婉的,会写一些寓言来揭露道理,这跟现在有很大差别。现在的文字更浮躁、更着急,文人们都迫不及待的告诉你最直观最易懂的事,文字不在像过去一般设置双方的门槛,因为流量才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东西。

  这并不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在我出生之前,准确的说是电话开始普及之后,中国人的语文素养水平就开始下降了。书信是一种很重要的文字载体,你可能会说在书信年代最开始能够读书写字的人并不多,但那些人的文字叙事能力随便拉出来都可以秒杀大部分大学生,更不用说已经在职多年的工作者了。到了七八十年代吧,中国一线城市的知识青年非常多,每个人都是写作的高手。你很难想象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年代,大部分人写的都是正体字并且能够把各种修辞手法使用到炉火纯青。那大概是属于中国的文艺复兴吧。

  在学校真的很容易上火,或者说我真的很容易上火。我打包票上火是世界上最烦的事,你很难讲清楚上火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平常身体大部分不舒适感又都可以归结到上火二字。

  我小时候有个疑问,在凉茶不那么盛行的省外,那里的人也会上火吗?要是国外连中药都没有,他们压根不知道上火这个概念吧。后来查过资料后了解到说双方只是说法不同,并没本质上的区别。但这依旧无法让我信服,为什么我就那么容易上火呢?难道真的是因为珠江水比较热气?

  这两年反中医特别盛行,在逼乎上反中医是站在政治正确金字塔顶端的。我当然是信中医的,不信中医的广东人你很难不去想象他是不是童年遭受了什么折磨或者被什么冷血继母所冷落,否则怎么可能对中医出言不逊。我当然不是无脑的中医狂热分子,我只是觉得很多东西不应该去一味的否定他。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这句话被不少知乎精英分子常年引用,可当面对中医的时候,他们那宽广的包容心似乎荡然无存。他们用大段的科学实验来证明中医的无效性、不合理性,却在在结尾用些许的笔墨写“我的舅妈因为听信中医没有去医院做手术而死去”之类的话。当你翻看某些答题者的微博,甚至能看见他们前往印度虔诚的拜佛(问号)。所以他们看似跟你讲道理,实则把大家都逼到一个非常极端的角落里去偷换概念。好比一个病人做手术,医生给他开了希刻劳止痛,他却不遵医嘱吃过量导致吸毒上瘾,最终却要来怪医生骗他吸毒。

  不能盲信中医,但要给中医留下属于它的位置,不要逼急了。

Last Modified: October 26, 2019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