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年轻人,抬起头来做自己

• April 4, 2020 • 生活

瑞幸咖啡承认公司在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的财务报表虚增22亿人民币交易额。消息公布后,瑞幸股价大跌80%。瑞幸咖啡我喝的不多,也没有买它的股票,自然对其没有太多特殊的感情,让我真正感兴趣的,是我周围同龄人对此事的看法。

此消息刚出时,朋友圈一片哗然,画风大概是:“民族之光倒闭啦”“资本主义韭菜割完啦”,同时纷纷晒出自己剩下的瑞幸折扣卷。与此同时,各大微博公知和第一波公众号文章纷纷报道此事并宣传类似的文案和想法。

第一波新闻播报流量很快被消耗完了,各大公知们开始编写不同论点的评论。在这一轮辩论中,以批判瑞幸财务造假为主的言论站上了舆论制高点,霎时间每个人都宛如怀揣巨额瑞幸股票愤填膺地出征,“破坏中概股名声”“影响美国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的看法”弥漫着各大网络平台。

流量都是短命的,各大公众号又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立刻发表相反的观点来收割第三波流量,文章大意是指瑞幸咖啡售价非常良心,愤愤不平的都是持股者,瑞幸咖啡也没办法代表中国云云,不要被他人带节奏。这种与前一夜相反的论调又再一次占据在了各大学生的舆论口。

看出这个循环了吗?当第二波流量快要耗尽时,公知又会提出新的论点来争取第三波、第四波,直到发生新的事件。我们每天打开手机,看的是公众号、刷的是微博大V言论、赞的是逼乎优质解答,你有多久没自己思考过了?你脑子里的想法是你自己的观点吗,还是其他人塞给你的,会不会很容易被推翻?

截至到去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以及有8.54亿了,换句话说就是能上网的人都在网络冲浪了。所以造成的局面就是流量总额固定,内容创作者们没有办法去拓宽流量池,就只能在有限的流量池里尽可能圈取更多的流量。而圈取流量的方法自然就是不断的反驳前人观点来博人眼球。

这并不是我国的特有的情况,但我国集中地体现在公众事件上。由于国情不同,其他国家的公知们往往把更多的精力用于政治或党派纠纷上,所以这就导致了他们往往有固定立场,观点不会朝令夕改。而在公众事件上,因为评论并不多切一致,所以留给了年轻人们足够的思考空间。

年轻人思想被公知绑架有什么严重后果吗,其实对一部分人来说没有。优秀的头部年轻人已经自己成为了垂直领域的大V,在科技频道、音乐频道等极度垂直领域已经充斥着零零后的身影。那我们少了的是谁?少的是韩寒,少的是蒋方舟,少的是年轻人在泛思想界的话语权和发展机会。

我很喜欢MacBook,但是我从来没有向周边任何一位没有刚性需求的人推荐过MacBook,尤其是女生。这两年用MacBook的人越来越多了,虽然跟生活水平提高万把块不算啥钱有关,但是更多的是苹果营销策略和产品策略的成功。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无脑果粉,但我要是提起MacBook或者iPad的缺点,有一大把人跟你急。

“你看某某UP主就是用MacBook剪视频”
“你看某某音乐人就是用MacBook混音”
“你看某某画师就是用iPad画画”

苹果生态最鸡贼最精明就在于,它满足了这小部分艺术家和内容创作者们的核心需求。虽然他们是极少数人,但是他们的声量和话语权在互联网时代里却是最大的。网友们看个个YouTuber和UP主们都在吹嘘苹果这好用那好用,可是自己买回来还是打不了游戏,哭着装windows。这实际上是头部创作者和群众脱节了。

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文人辈出、才子不绝,然而在互联网时代,在这个年轻人思想和观点被所谓公知所绑架的时代,我们大多数人丧失了独自思考的能力。我们没有自己思索的空间,没有思考的时间,没有坚定的立场,没有坚守的信念。

年轻人,请做你自己吧,大声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被迫地接受别人的观点。李白有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我们每个人都是独自发光的个体,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和见解,不必再复刻别人的思想,更不必顾左右而言他。不要因为某些压力而丢弃了自己对客观的判断,也不要自以为看到世界就讽刺他人,抬起头来,做你自己。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