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十月杂谈 # 天气渐凉了

• October 31, 2019 • 日常

  十月真的很忙,期中考试、社团活动、党课都集中在这个月。唯一有些开心的事就是建模拿了奖——不是什么大奖——省二等奖。坦白讲我还是挺满意的,以前虽然学过算法,但毕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大学学的也不是数学或者计算机,所以看到成绩的时候还是蛮开心的。

一 我又删了英雄联盟

  我又一次把英雄联盟卸载了,已经数不清楚是第几次做这件事了。从我初二到现在,英雄联盟这个游戏我已经玩了7年了,是我玩耍时间第二长的游戏——第一长是从四年级开始玩的《太阁立志传》。

  七年的玩家放在很多平常游戏上就是老玩家了,但是对于英雄联盟来说却不算我身边有很多从小学就开始玩这款游戏的同龄人。在我初中的时候,几乎所有男生都在谈英雄联盟,许多人因这款游戏成了交心的朋友,有的同学甚至衍生出了跨校的友谊,这对交际圈不算太广的初中生来说,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英雄联盟还能火多久呢?我说不好,大概我本科毕业之前还能保持足够的热度。上一个向英雄联盟这么火的游戏是什么呢?红色警戒?星际争霸?还是DOTA?答案是没有。从网络游戏这一概念被提起开始,就没有哪款游戏像英雄联盟这么火,这注定是一款跨时代的产品。我大胆预测再过几年围绕英雄联盟为研究对象的论文会越来越多,关于她的成功值得金融从业者和互联网从业者无限次的复盘和研究。

  我把英雄联盟卸载的原因很俗,因为有些浪费时间。有些人会说,那是你自己没有自控能力,不能好好把握时间。对啊没错是这样,所以我把游戏删了。我上星期阅读吴军博士的《态度》一书,他对于电子游戏有两段描述让我印象很深。即我们进行任何一项运动,无论是爬山、涉水还是和简单的和朋友打球,我们都需要经过比较长的时间,耗费相当大的体力,身体才会分泌一点点多巴胺让我们得到些许快感。而玩电子游戏不同,当你进行电子游戏娱乐时,多巴胺分泌得非常快。当你对这种简单而强烈的快感习惯后,很容易对其他事情失去兴趣,这其实和吸毒带来的快感一样。我们现在的政治正确是“上网无瘾论”,即上网或者打电子游戏并不会上瘾。我以前确实这么觉得,但是看完文章后改变了看法。长时间的游戏会导致厌学的情绪,这我是真切的体验到了,尤其是在大学这种比较宽松自由的环境。

  希望这次可以坚持久一点吧。(要发布这篇文章的时候,恰巧知道英雄联盟要十周岁生日了,祝她生日快乐。)

二 没人报名的宿舍招新

  这个月忙的第一件事是社团招新,我所在的学生组织部门是院自管会组织部,一个很年轻的社团——特色活动是查寝。这明显不是一份新生们心目中的好差,所以前来主动报名的人没有很多,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去新生的宿舍楼下堵人报名。怎么说呢,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两天时间三张报名登记表填的满满的。

  然而事与愿违,收完表之后就是发送面试短信了。发出了一共有五十来条短信吧,但是回复的只有十几位同学。说实话我到这里开始有点慌张,毕竟招不够人要如何开展活动啊。后来是如何解决的呢?我们通过找到辅导员,让辅导员强制每个班的生活委员必须报名自管会,从而又补充了十几位同学,算是达到了预期的标准。

  这件事说实话给我了一些打击,我本以为他们填写了报名表应该会过来,虽然想到了会有一些人鸽子,但没有想到来和不来的比例达到了1/4,让我有点受伤。虽然这其中有原因是因为自管会在学生群体中确实还不太受欢迎,但是我本来得意洋洋的堵宿舍点子没有起到预期效果,这种落差感让人不太开心。

  明年我希望做个新生代班,给新生们好好宣传一下自管会。倒不是特别想帮自管会做什么事,只是想试试看加上了这种正面宣传后招新活动会不会有正面改观。

三 博客搬家

  这个月把博客搬了个家,从阿里云的乞丐版云服务器搬到了学生机,并且换了个新域名gago9.cn,原来的域名gago.me现在就只用作邮箱了。这个域名我用了四五年,算起来是从高一就开始使用了。那个时候受学长影响开始接触Wordpress,写起了博客来。说是写博客,其实更多的是钻研博客主题和使用CTRL C和V来水一些所谓技术文。

  其实在公众号和订阅号如此流行的时代,留给个人博客生存的空间已经不多了。我偶尔会找出高一那个站的源码来看看当时添加友链的朋友们的博客还在不在——基本都挂了。所以我现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心态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有人看也好没人看也罢,我不会再去费劲脑汁地找方法提高博客权重或是四处乱逛添加友链,也不会再对着主题文件改来改去或是尝试一个又一个的博客插件。 我只是单纯把这里当作是记录生活的小地方,原先我想把微博这样用,但我发现微博还是不适合发表大段大段的文字,所以重新开了博客。

  今后有考虑把现在写的这个栏目改一下,每月一谈实在是太俗了,给创作也增加了一些限制。

四 渐凉

  天气开始变凉了,清晨的风是猛烈的,谈不上刺骨,但会让人产生一种“为什么我不多穿一件”的悔意。

  我应该还是喜欢冬天多点,毕竟南国的冬天,湿而不寒,在被窝里你能体验到皮肤和被子在适当的空气条件下接吻的暧昧。我向来是不同意被子只盖身体的某个部分,被子只有覆盖了身体的全身,他才能称做是一条真正的被子,是一张“大写的被”!

  喜欢冬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快要过年了。在我出生以前,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应该也都是——冬天和春节是一对有交集的词。虽然人们总是喜欢春节的都是小孩子,大人们都不太喜欢过节。但我觉得他们是口是心非的。哪怕说很多习俗如今都被取缔了也好,还是说先进过春节的气氛越来越淡也好,我觉得春节总是快乐的,哪怕是混的不是很好的人,也会在春节的时候拥有自己的微笑吧。好好跟父母说说话,给各位亲朋好友拜拜年。这种随着年纪增长会越来越少的聚会,能多参加两次,总归是好的。

  中国人,或者说华人,骨子都是有宗族观念的,在我的老家潮汕更甚。我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很封建或是落后的想法,不可否认有时候会有一些类似家族某个不成器的小子给大家惹了麻烦的问题,但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能够完整的保留和流传下来,靠的不正就是抱团吗?只能说由于现在社会发展和地方文化发展没有共进退,以前宗族观念浓厚,但不成器的人会收到家族的惩罚甚至逐出;但在文明社会家族亲戚的观念虽然有保存下来,但是动用私刑可是万万不可,这才造成了许多矛盾。

五 中医问题有了新进展

  我在上个月的杂谈里谈了谈中医问题。无巧不成书,在这个月国家主席习近平总便对国家中医药工作做出了重要指示强调:传承精华守正创新,为建设健康中国贡献力量。国家总理李克强也为此作出重要批示。

  坦白讲我看到这个消息非常开心,不管实施效果怎么样,至少不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再看到我国中医药不断式微的消息了。

  中医的名声被搞臭,大概是从我们这个人开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许多江湖骗子打着重要的名头坑蒙拐骗;但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这些所谓公知在中医问题上不负责地散布不利中医的消息,而这些公知的受众恰恰就是我们这些阅历浅薄却又自以为有思想的大学生们。我们一边嘲笑着香港那些被洗脑的大学生,一边被微博上的一些所谓公知洗脑。只不过大陆没有办法洗脑政治,只能洗脑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物了。

  我那天给我女朋友做了一个总结,我说如果你看到大学生作出一些低智的行为,基本都可以归类为:

  1. 反对老一辈或者上一代人的思想;
  2. 反对群体中多数人的思想;
  3. 反对一些过于主旋律的思想。

  还没有错过。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